最高法:民告官信访案年超400万件 这很不正常

最高法:民告官信访案年超400万件 这很不正常

京华时报讯(记者孙乾)俗称“民告官法”的行政诉讼法日前经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修改。昨天,对于未来实施当中可能出现的局面,部分专家和主管部门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最高法相关负责人透露,现在我国每年涉及行政争议的信访案件达到400万-600万件,大大超过行政诉讼案件和行政复议案件的数量,“这很不正常”。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何海波称,一个理想的制度设计是:全国如有1000万行政复议案件,那么有100万为行政诉讼案件,信访案件只有10万件,那才是正常的。然而实际情况却与理想设计恰恰相反。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副庭长王振宇表示,现在涉及行政争议的信访案件每年在400万到600万件,而其中行政诉讼案件只有十几万件。与会专家表示,行政诉讼法修改以后,行政诉讼案件数量预计会大幅度上升。

“案件少的原因不是老百姓不懂告,也不是复议机关设置太复杂,主要是老百姓感觉复议机关没用,律师也会建议‘不如直接上法院’。”何海波表示,原来的规定是复议机关维持行政行为的“不当被告”,如果改变行政行为的要“当被告”,所以复议机关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宁可当“维持会”,以至于行政复议案件接近70%是直接维持了事的。复议制度的功能已经严重退化,因为复议的无用,到复议机关申请复议的案件,甚至不如到法院诉讼的案件多。

何海波表示,复议制度实际的有效性决定了复议案件数量的多少,如果复议真正变得有效了,老百姓是明白的、理智的,会有更多人选择复议。针对这样的情况,这次行政诉讼法修改为,复议机关不管是维持原来的行政行为还是改变行政行为都要当被告,以此倒逼行政复议机关认真履行职责。

此外,针对有的行政机关将“临时工”当“挡箭牌”推卸责任的问题,此次修改的行政诉讼法也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漏洞。王振宇表示,比如协警的行为,此次的规定是很清楚的,协警只要行使的是公权力的行为,就是行政机关的行为,行政诉讼法解决这个问题一点也没有问题。

(原标题:“民告官”信访案件年超400万件)


“军队国家化”在中国行不通

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破解了近期困扰军队建设的“五非”迷思,即“非毛化”、“非红化”、“非党化”、“非战化”和“非政治化”,起到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作用。


雷楚年:被“捧杀”未免言过其实

这个至今才21岁的年轻人,在短短6年时间里发生了一次天翻地覆的巨变,从“抗震小英雄”变成“诈骗嫌疑人”,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美国80后屌丝的美国梦

美国80后被称之“最吝啬的一代”,堪比中国的“屌丝”。他们不像父辈那样把买房、拥有汽车视为实现梦想的基础,而是把位退休养老攒钱作为首要的家庭财物安全目标,减少盲目消费、不当债奴也成为80后生活的一大特征。


为何说偶像剧是女人的A片?

不同于电视剧,现实更多上演的是“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的狗血桥段,或越发物质赤裸的婚恋观。大漠成长的狼女莘月来到中原,搁在现实中就像懵懂的乡下姑娘进城一样,她更有可能遭遇的是局促、冷漠和失望,哪会像电视剧里的那样那么容易就倾国倾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