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测雾霾:马路两侧300至500米尾气最严重

上海交大测雾霾:马路两侧300至500米尾气最严重

■逆温层的存在确实妨碍了空气污染物的垂直扩散,增加了逆温层下近地面PM2.5的浓度,为雾霾的形成提供了条件。

■马路两侧300米至500米之内是受汽车尾气污染最严重的区域,PM2.5的浓度较高,而且离道路越近浓度越高。

记者 董川峰

晨报讯 入冬以来,全国多个城市遭遇“霾”伏。雾霾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上海交大彭仲仁教授团队在长三角地区用无人机搭载便携式检测设备,进行了长期的大气污染跟踪监测实验,获得PM2.5等大气污染物浓度的三维分布数据,这一研究可为雾霾预报、防治,提供更精确的数据资料。

“目前对大气污染的监测主要集中在地面,高空污染监测比较少,这种平面监测让我们很难清楚地掌握雾霾的生消和扩散规律。”上海交大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教授彭仲仁介绍说,从2011年起,他的研究团队在长三角地区使用无人机搭载便携式检测设备,进行了大量的大气污染跟踪监测实验。彭仲仁团队的近几次实验显示,在距离地面1km以下的高度,PM2.5的浓度总体呈现随高度增加而下降的趋势。无人机从空中带回来的监测数据也证实,逆温层的存在确实妨碍了空气污染物的垂直扩散,增加了逆温层下近地面PM2.5的浓度,为雾霾的形成提供了条件。

研究团队还对城市主干道、高架路、交叉路口等道路周边的微环境做了污染物监测,发现马路两侧300米至500米之内是受汽车尾气污染最严重的区域,PM2.5的浓度较高,而且离道路越近浓度越高,沿马路跑步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成了奔跑的“马路吸霾器”。

彭仲仁介绍,目前他的团队使用的一架固定翼无人机的翼展长度只有四米,可以非常灵活地往不同的方向穿梭,一次航时可达7小时。“我们目前还在利用无人机研究污染物在长三角乃至全国的跨区域输送问题,这些数据资料有助于更清晰地认识雾霾在区域范围内积累、传输和消散的过程,最终都能帮助我们防控污染,赶走雾霾。”


中小学雾霾天真应该放假吗?

对于那些家里安装有空气净化器的家庭而言,在家自学当然是更好的选择;但是对于家境一般的家庭,可能家里并没有这样的装置,如果在家自学,孩子们还是得承受恶劣天气的影响。与其让学生在家遭受污染,还不如在教室里安装空气净化器让他们继续学习。


深圳滑坡,政府责任首当其冲

对于责任的认定和追究,我们拭目以待,但是反思不能等待。因山体滑坡引发的灾害,还有其他种类的灾害,在全国各地时有发生,这提醒我们,安全意识必须一直紧绷着,不可须臾放松。


政府违约,紊乱社会价值系统

由于历史的文化的原因,我们很难形成西方式契约精神,但仍然要点滴积累,尤其拥有较西方权力大得多的政府,更应发挥标杆和引领的作用,这也是全面依法治国的应有之义。


我们该如何看待“污鸡汤”?

我们应该对鸡汤保持理性的态度,既不能迷失在鸡汤段子手们的“二手世界”里,期望几篇文章带你快速体验人生,也不能因此而排斥让人向上的哲理思辩;既不能仰赖鸡汤成为自己精神支柱,也不能审慎到逢鸡汤必反的程度,那样的话也会陷入一个极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